<sub id="bpev2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/del></sub><blockquote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legend id="bpev2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      1. <thead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video id="bpev2"></video></del></thead>
      2. <blockquote id="bpev2"></blockquote>

        第八章 入门弟子(第1/1页)凡人修仙传

            经过近半年的疯狂修行后,韩立终于站在墨大夫跟前接受墨大夫的测试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铁手脚无措的紧挨着韩立,这也难怪,韩立早已从他嘴里知道,他经过这近半年的修行,在这套口诀上毫无所成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知道张铁对这口诀修炼的认真程度并不下与自己,他虽然比不上自己的那股不要命的疯狂劲,但在此上面所下的工夫并不算少,绝对称得上是兢兢业业,勤勤恳恳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但奇怪的是,这口诀对张铁没有产生丝毫的作用,无论他怎么的下苦功在这上面都没有产生一丝的效果,看来这套口诀是和他没有什么缘分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的心里也七上八下的,并不怎吗踏实。他知道,这次张铁是十有过不去这个考核,而自己虽然在此上面有了一点点的效果,但也比他强不了哪里去。

            自己拼命的修炼,结果也只是让自己体内的奇怪能量流比以前旺盛了那吗一点,如果说以前的能量流只有头丝那吗细,那么现在它则变得有棉线大那么粗?墒钦庋懿荒芄牧四蠓蛘庖还,自己心里实在是没底,因此韩立不由得也把心提到半空中,有点七上八下,坎坷不安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吧,把你们的修行成果展现给我看看吧!蹦蠓蛎衅鹆怂,做在太师椅上冷冷的看这二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准备好了!焙⒘饺擞沧磐菲ご鹩ψ。

            墨大夫慢腾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把那本寸步不离的书放到了桌子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把手伸出来!

            “运功给我看看!

            墨大夫一只手抓住了张铁的右手脉门,令一只手放到张铁的丹田之上。

            过了一盏茶的工夫,才把双手从张铁身上收了回来,面无表情的仔细上下打量了一番张铁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铁满脸通红,把双手慌慌张张的放到了背后,把头也低了下去,不敢再看墨大夫一眼,他知道墨大夫肯定已觉,自己在这口诀上没有丝毫的修炼成果,接下来估计就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该你了!

            令人惊讶,墨大夫没有一点想要责骂张铁的举动,只是眼里稍微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,一转脸来,又到了韩立跟前。

            墨大夫照旧一把抓住了韩立右手的脉门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凉啊,冷冰冰的,一点也不像是活人的手!焙⑿睦镉行。

            墨大夫手上的皮肤有些干燥,还布满了老茧,扎在韩立的皮肤上微微的有点刺痛,这是韩立被墨大夫的手抓住的第一感觉。

            也许是受到了外来的刺激,韩立体内的能量没等韩立自己动用就自行运行了起来,顺着奇经八脉,通过周身各处的**道,从丹田往头部,再往四肢,飞快的运行了一圈,又返回了丹田。这股能量一经运行,韩立皮肤上的那一点不适,也立马就消失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咦!”墨大夫情不自禁的口中叫出了声,看来是现了韩立体内的那股能量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快,再运行一遍口诀!蹦蠓蛄成纤淙幌肭咳套,不想喜形于色,但眼中那种流露出的狂热神色,还是让韩立有些愕然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慢慢的来,让我仔细瞧瞧!蹦蠓蚪艚幼庞旨由狭艘痪,平时一贯冷冰冰的语调也变的急促起来,把另一只手放到了他的丹田上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感到墨大夫的双手有点微微颤,看来他心里非常激动,便依言又让体内的能量运行了一遍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错!不错!就是这种感觉,就是这种我想要的东西。没有错!不会错的!哈哈......”

            墨大夫经过一番仔仔细细的的检查后,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,他双手死死的抓住韩立的双肩,眯着的眼睛也瞪大了,紧紧地瞪着韩立,像是在看一件世上罕有的奇珍异宝,目光中似乎还流露出几丝疯狂的神情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耳里不停地传来墨大夫一声接一声的哈哈大笑声,感到双肩被抓的有点痛,再看到他脸上流露的疯狂神色,心里不禁害怕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,很好!蹦蠓虼雍⒘成系纳袂,看出了他有点恐惧,才意识到自己太有些忘形了,立刻停止了自己的大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以后也要像现在这样努力,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亲传弟子了!彼趴,又拍了拍韩立的肩头以示鼓励。

            墨大夫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,似乎刚才一切的疯狂举动都从未生过,只是从他那偶尔看向韩立的热切目光中,才能觉察到他现在其实仍处在兴奋之中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至于你……”墨大夫终于又把目光落到了张铁身上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铁早已被刚才所生的事给惊呆了,见墨大夫把话语转向了自己,这才惊醒了过来。

            想到考核不过,就要被赶下山这个严重现实,张铁看向墨大夫的目光,不禁露出苦苦哀求的神色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资质不行啊,这么长的时间,竟然一点东西也没能练出来,做我的弟子实在是有点勉强了!蹦蠓虿煌5囊∽抛约旱耐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铁的心,也随着他的摇头,不停的往下沉。

            从墨大夫的话语中,两人都听出了他不想收下张铁的意思。

            但突然间,墨大夫似乎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,望向张铁的目光露出了奇怪的神情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我刚才检查了你的根骨,另有一种心法比较适合你,不知你可愿意跟我学!蹦蠓虻幕胺嫱蝗坏囊蛔,竟然有了让张铁过关的意思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铁一听,那有不愿意的意思,当场就答应了下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,很好。你二人下去吧,明天我再传你们新的心法!笨梢钥闯瞿蠓虻男那橄衷诤懿淮,又一个“好、很好”脱口而出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二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,都觉得今天的测试是一波三折,峰回路转,两人竟然都通过了考核,这让两人觉得很欣慰。

            <ahref=>
        FG电子酒店_FG电子网页_FG电子vip 蒙牛收购贝拉米| 狮航空难最终报告| 林俊杰新歌| 肖战| 在线翻译| 徐峥朋友圈表白| 周杰伦新歌销量| 北京社保| 方文山| 微信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