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bpev2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/del></sub><blockquote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legend id="bpev2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      1. <thead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video id="bpev2"></video></del></thead>
      2. <blockquote id="bpev2"></blockquote>

        第十六章 小算盘(第1/1页)凡人修仙传

            在两波人正中间,有两名赤手空拳的少年正在比试拳脚,一人体态肥胖,但下盘平稳,拳打脚踢之间孔武有力,正是韩立以前结交的好友王大胖。王大胖别看身体肥胖身手可并不弱,随着口中的吆喝声,每拳打出,必扯带起呼呼的拳风,威风凛凛;另一人却是个矮个子,动作敏捷,如同灵鼠,他并不去招架王大胖的拳头,只是一味的飞腾挪移,看来是想耗尽王大胖的力气,再上演绝地反击。

            见有好友在场上和人动手比试武功,韩立心里自然的倾向于朋友。

            看了一会儿,见王大胖仍然保持着迅猛的势头,韩立虽然不会什么武功,但也知道他一时半会不会落败,便把心放了下来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往四处瞅了下,想找个人问问倒底生了什么事。

            看到离自己这颗树不远的地方,一块岩石边,有一少年边看边用手比划着,嘴里还咕咕囔囔的:“打他的头部,踢他的腰,哎呀!差一点点!对,对,踹他的**,使劲点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这名少年一在边眉飞色舞的看着,一边在嘴里说着。

            听他的口气,好像是站在王胖子这一边的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觉得这人有点意思,就慢吞吞的从树上爬了下来,走到他身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位师兄,上场地人你都认识吗?他们为什么打斗?”韩立一脸忠厚的样子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哪还用问吗,我算盘有不认识的人吗?他们当然是为了......咦!你是谁?我怎么从未见到过你,刚入门的?不对,还有大半年新弟子才能入门,你倒底是谁?”这人刚有些迷糊的想要回答他,却猛然现自己从未见过韩立,立刻变得清醒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在下韩立,是那位场上奋勇无比的王大胖的好友!焙⒁槐菊幕卮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王大胖的好友?他的朋友我都认识,没你这号人!”这人仍很警觉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哦,我这几年在一个地方闭关了,好长时间没出来,你不认识我也很正常!焙胝姘爰俚乃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吗,你也是四年前进来的弟子了,真没想到,山内还有我这个万事通不认识的人!闭馊似沉艘谎鬯┑囊路,看起来相信了韩立所说的话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人又和韩立闲谈了几句,自己就主动忍不住向韩立道出了这场比试地缘由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位师弟,你是不知道,这都是红颜祸水惹出的事情,这要从……”这名算盘真不愧自称是万事通,一五一十的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的告诉了韩立。

            原来这件事要从两个人说起,一个是叫王样的王大胖的堂弟,一个是叫张长贵的某钱庄老板的儿子,两人都是七玄门的弟子,不过一个是外门弟子,一个是内门弟子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两人虽然住在同一个镇子上,但原本不会交织在一起。这一切都是由另一个女孩引起的,这名女孩是另一处镇子上的人,从就许给了王样。但前段时间,这女孩一次外出时,被回家路过的张大公子看上了,结果在张大公子的金钱攻势下,女孩连同她父母都沦陷了,人就被改许给了张长贵,王样的聘礼也给退了回来。女方嫌贫爱富,改许他人,这个噩耗给了王样很大的打击,而王样也早已迷恋上了这个女孩,知道消息后整日的要死要活,最后真的没想开,竟然跳河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本来事情到此,也就算是个悲剧故事,彻底结束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可王大胖,从就和他这个堂弟要好,听了此事,当然不肯罢休,找上张长贵,要和他进行决斗,输得人要向对方斟茶施礼、磕头认错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长贵心虽然高气傲,但自知武功比王大胖差了一点,便要求朋友也可参加,要多比几场,以总的结果定输赢,王大胖一口就答应了。随后张长贵仗着钱多,大把的撒银子,到处找同门富家子弟中的好手帮忙,而王大胖虽然没钱,但在同门中人缘很广,结交的中下层朋友也很多,也有许多武功不错人自愿帮忙。

            结果,有许多听到他们比试消息的同门,也前来观看、助威,并形成了立场鲜明的,两方面充满敌意的火爆局面。

            从这名少年的口气中,韩立听出来,现在富家弟子和中下层弟子的矛盾,似乎是更大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一场比试,竟然引来这么多的人观看助威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是帮王大胖的吧,要是他们不守规矩,我们一起上,打得他们这些少爷们屁滚尿流,让他们再也不敢欺负我们!闭馍倌甑淖彀痛右豢季兔挥型9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苦笑了一下,这两方的矛盾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,这件事情也很难说是谁对水谁,自己经过这几年的练气打坐,以前的热血冲动早已消磨的差不多了。再说,自己从未练过拳脚兵器武功,现在是绝对打不过任何一名普通同门,看完了比武还是老老实说的回山谷吧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!”突然,少年面带喜色,大叫一声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一听,忙回头向场中望去。原来那名王大胖的对手最终还是没能等到最后,一时没能避开王大胖肥大的拳头,被一拳打在脑门子上,倒地昏了过去。

            顿时一部分的人,大声叫“好”了起来,另一部分人则脸变的很难看。

            王大胖一脸的得意,冲四周抱了下拳头,然后撅着大**,一摇一摆的回到了他自己的那一方,完全不见了刚才比试中的狠劲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长贵那一方,也走出了两人,把昏倒的弟子拖回了本方。

            接着,双方又各走出一人,一人拿刀,一人拿剑。

            两人看来也是火爆的脾气,也不说话,抡起手中武器,叮叮当当的就打了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<ahref=>
        FG电子酒店_FG电子网页_FG电子vip 赵丽颖工作室发文| 小唐尼回归钢铁侠| 中国转战泰国买房| 男孩跳绳1秒超7次| 王思聪被限高消费| U盘20年专利到期| 小唐尼回归钢铁侠| 垃圾分类新标准| 摩托罗拉发布手机| 小唐尼回归钢铁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