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bpev2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/del></sub><blockquote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legend id="bpev2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      1. <thead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video id="bpev2"></video></del></thead>
      2. <blockquote id="bpev2"></blockquote>

        第十八章 厉师兄(2)(第1/1页)凡人修仙传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位厉师兄很出名吗!是什么来历?”韩立有些惊讶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连厉师兄都不知道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是闭关了好几年吗!

            “对,对,我把这事给忘了?我的记性还真不好,总觉得七玄门里不可能有不认识厉师兄的弟子,把韩师兄你闭关的事给忘掉了!彼闩滩呕腥淮笪,急忙陪不是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给我讲讲这位厉师兄的事好吗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韩师兄,当然可以了,厉师兄的事迹,我们这些年青弟子都知道的一清二楚!彼闩炭吹匠≈姓懦す竽欠交姑慌沙隼魇π值亩允,就和韩立讲起来这位名人的种种传说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韩师兄,不是我算盘给你吹牛啊,厉师兄的事情不但我们这批弟子很清楚,其他的年纪大些的师兄也都知道的不少。当初……”他精神抖擞的开始给韩立说起了厉师兄的故事,那神采飞扬、吐沫横飞的样子,好像他就是这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样。

            听算盘一一道来这位厉师兄的事迹,还真有几分传奇色彩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位厉师兄也是四年前上的山,当然不是和韩立同一批考核的人,他当时没能一下子就过关,也成了一名记名弟子。但是在半年后的测试中,他不但在所有的项目中都拿到了第一,他还在最后和师兄们的对抗中,成了唯一一名撑过了三十招的人,这个纪录打破了以前所有记名弟子的测试成绩,引起了不少上层大人物的注意。经过检查,结果令人吃惊的是,厉师兄的根骨只是一般,成长潜力也有限,这个诊断让人觉得可惜,但因此也没被哪位高层人物收为弟子,在经过两年的基础训练后,他还是拜在了一名普普通通的护法门下,只学到了几套普通的武功,风雷刀法就是其中一门很平常的七玄门中层武学。

            如果到此为止,厉师兄也不能算是传奇,只能说是虎头蛇尾。但其后不久,他就凭借这套不起眼的风雷刀法,竟然在来年的一辈弟子大较技中大放异彩,一举冲入到了前十六名,是所有新入门弟子中唯一一名名列前茅的人,这件事又让他再一次成为了门中的焦点。

            在随后的各种比试中,厉师兄每次都勇猛无比,锐不可当,都拿到了很高的名次,为他们这些新弟子长了不少的脸面。在去年的大较技中,更是一举拿下了第三名,要知道排在前两名的都是入门十几年的弟子,虽说是一辈弟子,但也二十七八了,光是内功火候就比他深了许多,许多弟子都认为要是厉师兄和他们内功一样强的话,第一名绝对是手到擒来。

            就这样,厉师兄再一次受到了上面的关注,被指名派出山外,参加了不少重大的门外行动。当其他新弟子还在门中苦练武功时,他就已经开始替七玄门立下不少功劳,在江湖上有了“厉虎”的赫赫名声,听说他还即将被允许特例进入七绝堂,去修炼更高深的武功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听到这里,心里也不禁动容了,所有的事情如果都是真的话,这名厉师兄还真是不简单。凭着一名记名弟子的身份,竟然能拼搏出如此的成就,自己也有些钦佩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张长贵那一方,在经过大半天的推诿后,终于有一名弟子硬着头皮走了出来。

            这名弟子看起来武艺也是不弱,从腰间拔出一把明晃晃的软剑出来,这把软剑只有拇指粗细,柔软无力,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平庸的人能用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厉师兄感到有人到了跟前,缓缓的睁开双目,眼中神光十足。

            他突然大喝一声,如同晴空里响起的一声霹雳,震得全场人耳朵都嗡嗡直响,对面之人也被震得抖了一下,脸上露出了惶恐之色。

            随着喝声出口,长刀已经摆动,一溜刀光闪动,连环数式运转,刹时幻化成十多片刀影,将对手围在刀网里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人倒也机警,虽然有些慌乱,但软剑飘忽不定,阴毒刁钻,守的倒也是滴水不漏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人是谁?”韩立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赵子灵,五长老的弟子,一手的拂柳剑法很是难缠!

            “比厉师兄怎么样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当然不会是对手!彼闩套院赖乃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张长贵怎么不换一名厉害点的出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!赵子灵就是他们中最厉害的了,再说我们这些新弟子中谁又能打得过厉师兄,换谁也是白搭!彼行┬以掷只龅男。

            果然赵子灵的剑法虽然还没乱,但气势全无,被厉师兄的长刀给压地死死的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他的失败只是早晚的事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看了一会,心里起了一个疑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有件事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没有更年长一点的师兄在场,就算不允许他们出场比试,但看热闹总应该有人来的吧,可这里场内外,一个大点年纪的师兄都没有,都是我们这些十几岁的新弟子在观看比试,这是怎么回事?”韩立毫不客气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            算盘听了韩立的疑问,神色一变,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望向他,让他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,难道自己问道了什么忌讳不成?

            <ahref=>
        FG电子酒店_FG电子网页_FG电子vip 第一剪傅正义逝世| 男孩跳绳1秒超7次| 20岁体操选手去世| 李佳琦直播再翻车| 郑州工地坍塌| Uber被罚款6.5亿| 13吨包裹烧成灰| 华中第一楼停工| 韩国宰5万头猪| 烈火英雄抄袭被诉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