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bpev2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/del></sub><blockquote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legend id="bpev2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      1. <thead id="bpev2"><del id="bpev2"><video id="bpev2"></video></del></thead>
      2. <blockquote id="bpev2"></blockquote>

        凡人外传二(第1/2页)凡人修仙传

            凡人外传二

            “不错,晚辈现在已经将前面几层全都修炼成功,就缺前辈一直秘而不传的后三层口诀了!焙⒌挂裁挥幸鞯囊馑,坦然的回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修成了前面四层,我不信,需要查看一下!苯餾è小人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后,果断的抬首问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简单,我将第四层大衍决的手段施展出来,前辈一看不就知道了!焙⒁恍ζ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,那就施展给老夫看看!苯餾è小人倒也没有客气的样子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闻言,立单手一掐诀,一根手指冲金sè虚空一点,同时口吐“失神刺”三个字俩。

            声音不大!

            但是金sè小人一听这话,却脸sè一变,身躯顿时爆发一层淡银sè光芒,颤了几颤后,才重新恢复如常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失神刺!没想到你连这种jīng神秘术都修炼成了,看威力大小,的确是第四层大衍决圆满才能有的威能。但老夫先前的七情决,专门是用来对付元婴修士,即使后期修士也无法躲过。你为何安然无事!苯餾è小人先露出几分复杂神sè,又想起一事的问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这个问题很简单。因为韩某元婴根本没有中那七情决,而是另有东西挡了一劫!焙⑶嵝α似鹄,一手往天灵盖上一抹,一股黑气从中一冲而出,一个盘旋后,就化为一名面容和韩立一般无二的黑sè元婴,只是神sè间显得颇为憔悴,一副无jīng打采的模样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第二元婴,这怎么可能?看你修为也不过刚刚进阶元婴期不久,怎会再有余力马上炼制出第二元婴来!苯餾è小人目睹此景,大吃一惊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前辈好眼力,在下的确凝结元婴不久,但另有些机缘,才能炼制出此元婴来的。前辈的问题,晚辈都已经回答了,不知是否可将后面几层大衍决功法相告了!焙⑶峥攘艘簧,才大有深意的问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大衍决是老夫辛辛苦苦创立的独门法决,看你样子也不是我以前门下后人,我为何要将后面口决告与你!苯餾è小人长吐一口气,,脸孔忽然一冷下来。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前辈现在这样子,好像没有多少讨价还价的余地吧!焙⑸舷麓蛄苛私餾è小人两眼,似笑非笑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你若想灭掉老夫这点元神,尽管出手就是了。反正已经活了如此长时间,本神君早就已经活够了。更何况,就算你不出手,以老夫现在的魂神强度,也根本无法再活几年的!贝笱苌窬淦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前辈如此顽固,莫非以为韩某不懂那搜魂执法!焙⒘硈è一沉,声音有几分森然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搜魂之法!这等小道,你以为老夫会怕。本神君连大衍决这等jīng神秘术都能创出,区区一个搜魂又能奈我如何。大不了,我立刻自爆元神就是了!贝笱凵窬蛄烁龉,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韩立听到这番言语,真的有几分无语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眼前老怪物虽然只剩下一具元神,几乎没有任何法力了,但是对jīng神秘术jīng通异常,若真的动强,恐怕还真无法从其身上得尝所愿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前辈何必这般强硬!韩某一向以为,世间没有任何东西不能交换的,只是看出的价格够不够而已!焙⒚嫔匣指戳似胶,缓缓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交换?老夫看不出有何能让老夫动心的东西!苯餾è小人双手一抱臂,望着韩立淡淡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这个东西,前辈是否感兴趣!焙⒙砸怀烈,单手一个翻转,手心中一阵黑光闪动后,蓦然多出了一截尺许长的怪木。

            此木外表焦黑粗糙?涌油萃,实在丑陋无比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养魂木!你有此种灵物!”原本淡然的大衍神君,一见此木,当即露出惊喜之极的表情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养魂木,不但可以保持前辈魂力外流,更具有慢慢滋神养魂的奇效。对前辈现在来说,正好是合用之物吧!焙⒔种兄锴崆嵋煌,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此木的确可以延缓我陨落之rì,但我jīng魂早已流逝太多,纵然有此物滋养,也顶多再活数十年而已。单凭这东西,老夫还不能大衍决后面功法相告!贝笱苌窬∪擞淘チ撕靡换岫,还是摇了摇头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一回答,明显出乎韩立预料之外,让其眉头一皱起来,半晌后,才目光一闪的说道:

            “阁下到底有何要求,才肯将法决相告。我看神君可不像一心求死之人,除了这养魂木外,其他条件尽管提来,只要韩某能做到的,绝不推辞的!

            “看来大衍决有助于突破修为瓶颈的秘密,你已经知道了。嘿嘿,既然这样的话,此法传授给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但你除了需用养魂木给我炼制一件养魂法器外,还需有两件事情帮我做到!贝笱苌窬俸僖恍,也不客气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神君请说!”韩立变得不动声sè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看你样子,应该对本神君事情了解不少,那就应该知道我生平除了大衍决外,还最擅长傀儡之道,并一度痴迷其中而无法自拔,否则还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!贝笱凵窬駍è不定的缓缓说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听的没头没尾,但也没有显露出不耐烦的表情。

            对方话中重点,明显还未开始讲述出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这些年闲着无事之时,倒是在傀儡术上有不少突破,并且集其所成,研究出了一种终极傀儡出来,论威力应该不在一般元婴修士之下。但可惜因为没有材料,一直无法将其炼制出来,故而这倒成了老夫一直牵挂之事。我希望出去之后,道友能够收集这些材料,将此傀儡炼制出来,让老夫一了心中夙愿!贝笱苌窬氐乃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堪比元婴修士的傀儡。那这些材料的价值肯定也非同小可吧!焙⑿闹幸痪,但面上不见异sè的反问一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的确如此。哼,不过这傀儡炼制出来,最后还是要归你所有的,再贵也是花在你自己身上,又有何不可的!贝笱苌窬吡艘簧乃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若是这样的话,晚辈可以答应了。前辈说另一条件吧!焙⑽叛孕闹新砸蝗ê,不再犹豫的答应下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另一条就简单多了。本神君虽然被困多年不出,但也知道现在的千竹教恐怕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了,是否还是我以前弟子门下执掌都是两说的事情。我这一身所学不能传授给他们,但也不愿就此断绝传承,所以要道友帮我另寻一名资质绝佳之人,将我这一脉功法传承下去!贝笱凵窬钗豢谄,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此条件自然更无问题了,晚辈也允诺了!焙⑽盘,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此交易就此成立了。等你先炼制好养魂法器后,我就将一层大衍决口诀传授给你,然后和你先一同离开此地!贝笱苌窬齭è深吸一口气后,缓缓的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韩立听了,自然没有异议。

            数rì后,韩立背着一件尺许长的黄竹筒走出了密室大门,大步向远处走去。

            一阵清风吹来后,隐约传来阵阵的交谈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本神君倒是没有想到,还能有再重见天rì的一天!

            “前辈还是小声点的好,此地可是以前的千竹教禁地,万一让你些徒孙后人听见了,又是一番麻烦!

            “哼,以你修为,那些兔崽子还能奈何你分毫不成,再说,他们又那是我的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话语声越来越远,最终随风一同消逝不。

            (新书魔天记相关信息将在威严信平台上发布。,并且在新书开始不久后,忘语将用威信平台随机书抽取威信书友,并赠送一部分凡人单本实体签名书


    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【下一页】继续阅读》》
        FG电子酒店_FG电子网页_FG电子vip 劳动合同法| 苹果副总裁离职| 血战钢锯岭| 天津女排| 黄海波近照曝光| 郑爽| 通用五万员工罢工| 华为mate30| 诡秘之主| 脸书员工总部跳楼|